离筵

这里阿岚,是个人外控变态,树洞性质lof

占tag抱歉,家里没地方了想出一波小排球白鸟泽主牛岛前几年老谷😂有人收吗低价处理啦【x

已开闲鱼链接放评论

jump的闪吧唧不出【。 ​​​

一个超狗血的白鸟泽脑洞

*黑道(?)paro,ooc到不认识人
*天濑见/川白川/佐牛
*没逻辑

天童背叛了组织,而他背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自己在组织里担任情报收集的恋人濑见并伪装成意外。他自己也知道明明骗过濑见旁敲侧击得到更多情报才是上策但还是杀了他。

一直怀疑天童的白布觉得事情不对开始搜集证据,川西看着白布调查默默帮他清理障碍。没过两天组织在外的高层干部集会讨论这件事,而一直外派的山形带回来的消息却是得到了川西在濑见死的前一天本来和敌方的人有见面计划却临时取消。川西不置可否但并不解释,牛岛表示相信川西不会做损害白鸟泽的事,然而第二天川西还是死在了自家的公寓中。白布去找牛岛说自己怀疑是天童杀了川西,牛岛叹了口气表示川西是上面的意思,天童正好是负责处理工作的这也是没办法。白布回去后牛岛静坐着想了好久然后打了个电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布得调查还没太大进展的时候原来在川西和濑见手下的一部分人突然脱离组织,并扬言要组织给个关于川西和濑见的死的真相不然觉得不安全,因为在他们看来川西和濑见并不是会这么轻易就死去的人,如果得不到满意答复会把组织的一些机密计划泄露出去。这事一传开各个大小组织都想收买拉拢他们,白鸟泽只好以最快速度找到并击溃他们,然而每次都被对方走开,最终在白布直接报告之后牛岛让在总部待机的大平悄悄集结几个人过去最终捕获,根据他们的说法开始只是不知道谁在传的濑见和川西死因是因为内部斗争,后来渐渐传成了整个组都要被灭口,所有人人心惶惶,终于有个人提出不如反了吧就这样开始和组织作对,但真问道最开始是谁传开的消息却谁都不知道。

这时候山形突然传来消息最大的敌对对手正在突袭总部,牛岛紧急召集在总部的人抵抗,虽没造成过多伤亡但也向外界传达出现在的白鸟泽存在漏洞并不是坚不可摧。第二天敌对boss亲自登门拜访了牛岛,闭门商议很久最终商定白鸟泽划分一些区域给对方。至此白鸟泽元气大伤第二天开盘产业股票大跌,但没过多久就有大批资金注入又开始渐渐爬升,同时佐久早传来情报确定了天童就是背叛者。

等山形找到天童的时候,他看着天童站在濑见的墓前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看见他来很开心的说着“啊咧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不愧是若利君~隼人你一个人来的?不怕有埋伏吗~”山形让他回去再解释,天童也配合的和他走,当走到墓园门口时天童突然倒下吐血身亡,山形检查的时候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用袖子里的迷你针筒注射了毒药。

回去之后听了报告牛岛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以因公殉职为由为天童安排葬礼,并把墓碑选在了濑见的旁边。

所以再也没人知道,一开始其实是濑见打算脱离,还在计划时被天童发现,脱离的下场只有死天童很清楚因为他就是处理人。与其到时候让濑见背负骂名一人去死不如自己来代替,不过濑见分裂白鸟泽的目标他不可能做到只能适当做些看起来动作大却知道牛岛能解决的事件,也许这样见到濑见也不会太被埋怨吧。

脑洞fin
——————

为什么我一脑洞天濑见就是虐啊!!

写一下职位设定吧
牛:白鸟泽势力名誉boss,
濑见:情报搜集+分析
白布:情报分析
天童:处理人
大平:白鸟泽公关,牛岛助手
山形:外派情报员,拥有在外自主决定权
川西:医疗部负责人
五色:(未出场)未来boss接班人,现在国外读书

其实这个团体是一个类似特工组织一样听命于更大的组织的,有自己的独立性但对于上面的指示必须服从。

川西的同学有在做地下医生的,由此为入口川西也渐渐有了自己一套情报网,天童也知道这个新人时期自己带过的后辈看似怕麻烦实际掌握了不少情报才不得已陷害了他。

关于天濑见的关系只有牛岛山形大平知道(也就是三年组啦)所以当白布怀疑天童的时候牛岛虽确实在查也不愿相信。还有那个电话是打给佐久早的,让他帮盯着点,总部遭袭击的时候牛岛安排好内部就给佐久早打电话寻求资金支持所以最终经济方面损失不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脑洞这个多半是突然脑抽了【。

白鸟泽的亲吻传递

*如果有cp可能是天濑见&牛白牛
*OOC注意

“濑见见快看!我发现了有趣的游戏诶~”天童挥着手里的手机向濑见跑了过来。

“什么?我来看看………嗯?亲吻传递?[为了致意对方过去一年的指教,请用亲吻的方式来感谢对方吧!]”

“濑见见~”

“等…!别突然扑过来!!没说一定吻嘴…唔………”

“好啦~濑见见快把我的吻传下去吧!不过你不许和别人接吻哦~”

“好啦我知道啦!!”

“脸红的濑见见真可爱~”

“闭嘴!”

五色工到更衣室的时候,除了牛岛若利以外的人都在,害得他差点儿以为错过了什么会议。濑见看见他进来笑了笑径直走向他。

“濑见前辈?”

濑见停在了离五色极近距离,五色低下头有些害羞的不敢直视濑见的眼睛,但能感到濑见的脸越来越近,就在五色闭上眼以为要亲上的时候,却有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耳廓上。五色疑惑的睁开眼,看到濑见像往常一样温柔的笑着看着自己

“新的一年也要加油啊,未来的王牌!”

天童凑过来拍拍已经燃烧起来的五色

“工你要把这个亲吻传递下去哦,这是个通过传递吻来表达感谢的游戏哦~”

“诶诶?是这样吗?!”

五色冷静下来环视下发现室内的人都在注视着自己,本想说要和白布前辈完成的,在视线刚和白布碰触到时感受到了比往常多了120%的冷漠…五色抖了下,转头可怜兮兮的看向大平

“大平前辈……”

“はいはいー来吧,工。”

大平张开手虚抱住了有些忸怩的靠过来的五色,五色微抬着头用唇轻轻碰了一下大平的脸。

“感……感谢前辈一年的照顾!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五色退开一步对着室内的所有人鞠躬。三年组的大家又笑着揉他的头发说着鼓励的话,白布和川西也意外的没有制止。

“接下来~狮音到你啦!”

“嗯,感觉也没别的选择了啊。”

大平转身牵起山形的手,把他的手臂收拢成垫球姿势亲吻上最常触球的那点,抬起头直视着对方说

“一直以来辛苦了。”

“啊,你也是。”

川西咳了一声打破了两位前辈的对视,走上前

“然后是我了对吧…”

“你小子也太着急了吧?!”山形忍不住吐槽出来,原以为这个后辈会可爱点来着……

山形叹了口气稍踮脚吻在了川西的额头

“拦网辛苦了!来年也尽量不让一个球穿过吧!”

“……不让一个球穿过怎么可能再说那样的话前辈不就没事做了吗……”

“?!隼人是忘了我的存在吗?!!”

“为前辈减轻负担不好吗?!好了快去吧,赶在若利来前要结束啊!”

“隼人你不要无视我啊?!!”

旁边的濑见一边说着好了好了一边把吵闹的天童拉出了活动室。川西走到白布面前捧起了白布的双手,分别在手指和手心各亲了一下,又揉了一下白布的手指

“白布,谢谢,我们独一无二的二传。”

饶是白布也有些难为情的别开视线,但声音还和平时一样毫无波澜

“这是我应该做的,太一,也谢谢你。”

“诶?那就只剩牛岛前辈??对哦刚才山形前辈为什么说要赶在牛岛来之前??”

众人看着满头问号的五色一阵无语,最后还是川西开口道

“五色啊,如果牛岛前辈已经来了还没开始练习的话会不会有种已经落后的感觉呢?好了快去练习吧。”

“哦哦哦!!是这样!前辈们都是为了我好!我去练习了!!”

说完五色又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更衣室,大平他们也看着白布笑了一下纷纷离开。更衣室内只剩下白布一个人,他慢慢的走到椅子边坐下,开始思考该如何向牛岛说明这件事。就在白布还没选出适合的方案的时候,门把的转动声打乱了他的思绪,看到牛岛若利推门进来,白布习惯性的问了好得到了和往常一样的应答。

“牛岛前辈。”

牛岛若利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仅嗯了一声作为答复。

“牛岛前辈。”

牛岛若利终于停下准备更衣的手,转向白布发现对方异常认真的眼神

“怎么了,白布?”

白布没说话向前走了几步毫无预兆的吻上了牛岛的双唇,用灵巧的舌头细细描绘着牛岛性感的唇形。白布的后脑被一只有力的手扣住,牛岛的舌也纠缠上来和他交换着缠绵的吻。一时间室内只剩下细碎的亲吻声和抑制不住的急促呼吸声。

当白布和牛岛一起出现在体育馆的时候,五色他们已经结束了两次三对三的练习。天童看着除了耳尖发红以外一脸平静的白布,自言自语道

“嘛,游戏圆满结束~”

—fin—

——————
大家新年快乐!!!!

可能是因为幽灵法则那个脑洞对天濑见太残忍了这次只想写甜甜的他俩【虽然只是个开头【。

一开始只是想写他俩亲吻,然后想新年大家都来亲一亲好了【喂。

其实隐藏cp还有很多全凭个人理解哈23333

最后希望新的一年大家还可以一起喜欢着白鸟泽!请多指教!

魔法白鸟泽小剧场
*职业有参考ff14但特性结合角色性格233
*ooc【你参考哪儿去了

chapter 0

在一个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早上,五色工被身上略紧的睡衣勒得喘不过气从而慢慢转醒。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变成了魔法少女【划掉】少年。他身上也不知何时穿上了粉白相间的蓬蓬裙,也就是裙子束腰把他勒醒的。
五色工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类似使命感的东西:去打倒牛岛大魔王吧!!!

chapter 1

魔法少年五色工当即决定找前辈及好友的濑见一起组队
“濑见前辈!!一起去打倒牛岛大魔王吧!!”
濑见停下殴打沙袋,抬头看向他
“呦,五色今天挺精神……不对你这衣服怎么回事!!”
边说还用手扯了扯五色头上的蝴蝶结
“我也不知道!!早上被这衣服勒醒了,然后怎么也脱不下来就算用火烧都没用哦!比起这个咱快去找牛岛大魔王吧!”
“你这炫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话说你难道真的用火烧了?等等我先喊下天童…”
一分钟后传送到濑见家的天童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工你这是什么打扮哈哈哈哈哈魔法少女嘛哈哈哈哈什么??还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濑见好不容易忍住没在好友脑袋上来一拳,无奈的说
“行了天童,笑得太夸张了。现在要去打牛岛大魔王了你还有什么合适人选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竟然要去打牛岛,你们还不如说去钓鱼哈哈哈哈哈哈嗯?认真的哈哈哈哈哈那我就把在我这里见习的那孩子拉来吧!我?我就算了这期漫画还没看呢!反正那孩子也能联系到我。”
天童就这么边说边发动传送离开了,正当院子里的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水晶碎片再次凝结成人形,棕发的少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似的出现在眼前。

chapter 2

“咳,大家好,我叫川西太一。目前在天童前辈那里见习学习魔法,请多指教!啊,以及刚才是传送时被天童前辈推了一下才这样的不是失误之类的。”
一旁的五色高兴的喊着大家一起打倒魔王之类的就要上路,被濑见一把拽着裙摆拉了回来
“至少四人小队吧再找一个人啊!!而且还两个法师啊!!”
濑见是不会说出五色的内裤是粉色圆点还带白色蕾丝边的。
“濑见前辈你忘了我是召唤师吗?不对那怎么是两个法师………前辈你…??”
“嗯?五色竟然不知道么,我本职法师啊,原来还小有名气的来着。”
川西忍不住想吐槽,哪个法师这么肌肉发达院子里放沙袋还带着拳套的啊!!还好在场的还有五色这个耿直的孩子直接问了出来。
“嗯?用拳套是因为念咒太麻烦还不如一拳挥过去管用啊,毕竟连我们三位伟大的冠位魔术师都嫌念咒麻烦啊。”
结果被川西一脸我明白了的拍肩
“前辈别说了你就是想当武僧……”
“但我有一颗法师的心”
濑见这边和川西相顾无言,那边五色自己读起了召唤术,一阵黄色耀眼光芒闪过,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chapter 3

光芒过后身穿铠甲的人站起来严肃的开始自我介绍
“山(tai)形(tan)隼(zhi)人(ling)受到召唤前来援助。那个,能先暂停问下我为什么是T吗??”
“嗯?”五色显然没想到这个问题,濑见也一个人托腮沉思起来,川西思索了一下试着说
“我想可能是因为山形前辈是自由人,防御力很高所以是T吧。”
“你不是MB么?还在前排比我更适合当T啊!”
“我可不想当骑士,又T不住什么的……”
“拦不住就去练拦网……魔法啊!!”
“所以我还是法师咯,好了前辈,我会给你上盾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啊对了忘记说,因为我才刚开始学所以我只会护盾不会奶哦~”
“什…?!!”

于是一个召唤兽T一个只会盾的辅助一个本职法师的近战dps和一个突发奇想的远程魔法少年就这样展开了冒险之旅……

chapter 4
“若利君~别来无恙啊~”

“天童…我应该说过不要在这段时间打扰我…”

“啊啦啊啦若利君真是冷淡啊~外面可都把你传成大魔王了,甚至组队要来讨伐你了哦~”

“……随便他们,我什么都没做……”

“连濑见见都帮他们了哦~你们那时没好好沟通吗?”

“……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你才总是被误解啊~算了我先回去了,你加油哦若利君~”

话音未落天童的身影就已消失,牛岛若利没再关注那些传送时产生的细碎水晶,反而转头看向另一面石墙。

“白布,有什么事吗?”

“非常抱歉,刚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需要我先去查探一番吗?”

“让大平去吧,探清情况就好不要伤到他们。”

“您…有些过于善良了”

“能和平解决不是很好吗?”

“…是。”

capter 5
进入森林没多久光线就变得昏暗起来,稀疏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斑驳的投射在地上形成光斑照亮了一片区域。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山形突然停下脚步一言不发,其他人见此也站定握紧武器进入警戒状态。

突然一把斩铁剑落入人群之中,众人心中警铃大作。一阵黑雾之后一个巴掌大的奥丁费力的拔着餐刀大小的斩铁剑。

“原来只是跟宠啊,吓了我一跳……”濑见长舒了一口气“要是真的奥丁咱可是还没开始就交代在这儿了啊…”

“这武器就怎么看也不是本尊啊!!等等,奥丁出跟宠了吗?!”山形突然意识到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迷你奥丁眼睛一道银光闪过,从剑柄上一跃而起利用惯性一下拔出剑,紧接着身体在空中灵活一转剑尖划出一圈完美的弧线后安稳落地。然后一抬头发现周围的人都早被自己的剑气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

奥丁:“我不读个条你们当我是跟宠??”

—TBC—
capter 0.5

“五色啊,你都是魔法少女【划掉】少年了,技能有什么变化么?”
“有的濑见前辈!!现在的技能感觉更酷炫了呢!!”
“哦哦!!好期待啊!比如呢?”
“爱的溃烂爆发!!”
“……嗯?”
“还有【一心一意的死星核爆】【粉红爱恋之瘴气】【让你更可爱超流】感觉更厉害了哦哦哦!!”
“……傻孩子,你开心就好,反正有主角光环罩着……”

————————
咳,昨天那个车开的心力交瘁,为了换个口味就码了这个。预计不会很长,后续还会更在这个下面………
欢迎大家有脑洞一起来交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