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筵

这里阿岚,是个人外控变态,树洞性质lof

占tag抱歉,家里没地方了想出一波小排球白鸟泽主牛岛前几年老谷😂有人收吗低价处理啦【x

已开闲鱼链接放评论

jump的闪吧唧不出【。 ​​​

SEVENTH HEAVEN

*天濑见脑洞片段
*魔猎和恶魔设定

天童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难得在半夜之前开完会却没人能和自己共进晚餐。总是一起行动的好友若利要带着新来的见习魔猎五色按照流程汇报任务,等他们出来自己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就在天童想着有的没的拐进一条人迹较少的街道时,猛然察觉到恶魔的气息,而且还挺强,估计是个纯血。天童突然脱力,明明跟着直觉走的自己多半会碰见恶魔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即便如此他还是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玩着套在手上的指虎慢慢靠近传来恶魔气息的一看就是各种事件多发地点的小巷……

天童拐进小巷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一丝不苟穿着衬衫的男人抱着垃圾桶旁的已经饿晕的流浪孩子说着[不要死,这该怎么办]之类的……等等这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首先这个饿晕的孩子不会是恶魔,也只可能是这个发色诡异的男人,那他为什么不希望这孩子死??不不先不说这些,有一点他实在忍受不了

“太糟了!!你的品味太糟了!!”
“诶?!你是…魔猎?!”
“是的!我看见一个土土的恶魔在打算把人类孩子拐走当储备粮!”
“储备粮?!!我是要救他啊没看他都饿晕了吗?!什么?丢在一旁不管?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啊!”
“这话由一个恶魔说我不认同!!”

濑见英太,男,2564岁零281天,纯血亲人类派恶魔,魔生第一次被一个人类如此嫌弃品味,尤其还是个没有同情心的恶魔猎手。

————
这个拖了很久的脑洞终于开始了,最后是HE。先放下人设吧

濑见:虽然是亲人类派但最近才来到人间,目前正在自己的租屋附近进行着自己的人类观察记录,也会时不时的去旅行。可以不用吸食血液维生,除非重伤。和其他同级恶魔交流不多,喜爱自由,能力是操控冰。

天童:隶属教会的恶魔猎手,自己本来是自由职业,但因为古怪的性格很少有人雇佣经常甚至连饭都吃不起,经同期好友牛島若利介绍来到教会至少能领个低保不至于饿死。武器是指虎或熊爪,袖子里还藏有袖箭。对恶魔的直觉很准,无意识走的话有很大几率走去有恶魔的地方。

牛岛若利:教会第一甚至这个区域第一强的魔猎,左撇子,按照家族道路毫无意外的就职于教会。对恶魔也很有理性和尊重,如果没有危害到人类多半是不会管的,自己独居但最近家里好像还有别人?天赋是远程射击类,日常武器是枪,但其他可以射击或者投掷类一碰到也可以马上使用。

目前先这样,个人觉得近战天童超级帅啊!!用枪或者弓的牛也是!!濑见的能力设定是因为觉得和发色比较配,毕竟作为恶魔总不能技能是徒手隔空端上来一杯热拉花卡布奇诺【。

恰到好处

*天濑见
*双向暗恋(?)
*不要逃课啊同学们😂

濑见英太,高中三年级,排球部关键发球员。近期最大的烦恼既不是升学也不是排球,而是友人说他私服太土。

说这句话时的语气是嫌弃还是调笑濑见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听到之后的自己心里的烦躁程度比听到他喊自己濑见见更甚,不是第一次被调侃这次却异常在意,个中缘由却连濑见自己也说不清。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翘课坐在隔壁栋的楼顶上,濑见稍微偏一下头就能看到的位置。

虽然只能透过刷成墨绿色的铁网看到随风飘荡着的红发发梢,但濑见几乎一秒就确认了那就是让自己心烦意乱的源头,毕竟这种发色发型找遍全白鸟泽都不一定能找到第二个。

正好上午十点刚过,太阳彻底醒来一般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力,教室里电扇的嗡嗡声伴随着古文老师粉笔书写的刷刷声令人昏昏欲睡。濑见看了看时间,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小心的过去也应该不会被发现,濑见抬起手来

“老师——”

在不断向上的楼梯中,濑见突然迷茫于自己的行动,单纯的看到他就想过来,毫无理由和动机,醒悟过来时就已在这里。面前就是通往天台的门再回去也不可能,就算被调笑又如何反正不是一两次了。濑见认命般推开门,看见天童双手撑着地面双腿自然地向前伸直,听见门响仰过头倒着看濑见。

“哎呀这不是濑见见吗~逃课是不好的行为哦~”

“别这么喊我,况且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啊。”

“嗯~以为濑见见会不一样啊。”

“没什么不一样。”

对话没有进行下去,濑见靠着有房檐的墙边坐下,听着天童在不远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蝉鸣和着调子成为点缀,万里无云的碧空蓝得让人喜爱,濑见蓦地感觉不到一丝烦躁了。

夏天还是夏天,校园也还是校园,心中的烦恼究竟从何而起又缘何而去都已经不重要了,濑见把头靠上墙壁闭着眼感受着这一切。恍惚间远处人声嘈杂起来,就在打算睁眼确认下时间的时候传来了手机相机的快门声,濑见猛地睁开眼正对上天童意味不明的眼神。

“你…!”

“醒了就快走吧,不然下节课都要迟到了哦~”

天童仿佛不想听濑见说什么一般,说完就拉开门径自离开了,濑见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些扶着墙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也跟着离开了。

夏风吹过,有什么变了,什么还没变。

fin
————————

恰到好处个P, 你俩什么时候告白啊?!【作者都着急起来

个人觉得应该算是甜吧……想不到什么太甜的梗啊【x

其实濑见见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喜欢天童,天童当然知道自己可能喜欢濑见,于是他觉得有种不确定好玩感………至于他正好坐在能被濑见看见的教学楼顶是不是巧合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就是这样一个毫无情人节氛围的情人节贺文【。

一个超狗血的白鸟泽脑洞

*黑道(?)paro,ooc到不认识人
*天濑见/川白川/佐牛
*没逻辑

天童背叛了组织,而他背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自己在组织里担任情报收集的恋人濑见并伪装成意外。他自己也知道明明骗过濑见旁敲侧击得到更多情报才是上策但还是杀了他。

一直怀疑天童的白布觉得事情不对开始搜集证据,川西看着白布调查默默帮他清理障碍。没过两天组织在外的高层干部集会讨论这件事,而一直外派的山形带回来的消息却是得到了川西在濑见死的前一天本来和敌方的人有见面计划却临时取消。川西不置可否但并不解释,牛岛表示相信川西不会做损害白鸟泽的事,然而第二天川西还是死在了自家的公寓中。白布去找牛岛说自己怀疑是天童杀了川西,牛岛叹了口气表示川西是上面的意思,天童正好是负责处理工作的这也是没办法。白布回去后牛岛静坐着想了好久然后打了个电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布得调查还没太大进展的时候原来在川西和濑见手下的一部分人突然脱离组织,并扬言要组织给个关于川西和濑见的死的真相不然觉得不安全,因为在他们看来川西和濑见并不是会这么轻易就死去的人,如果得不到满意答复会把组织的一些机密计划泄露出去。这事一传开各个大小组织都想收买拉拢他们,白鸟泽只好以最快速度找到并击溃他们,然而每次都被对方走开,最终在白布直接报告之后牛岛让在总部待机的大平悄悄集结几个人过去最终捕获,根据他们的说法开始只是不知道谁在传的濑见和川西死因是因为内部斗争,后来渐渐传成了整个组都要被灭口,所有人人心惶惶,终于有个人提出不如反了吧就这样开始和组织作对,但真问道最开始是谁传开的消息却谁都不知道。

这时候山形突然传来消息最大的敌对对手正在突袭总部,牛岛紧急召集在总部的人抵抗,虽没造成过多伤亡但也向外界传达出现在的白鸟泽存在漏洞并不是坚不可摧。第二天敌对boss亲自登门拜访了牛岛,闭门商议很久最终商定白鸟泽划分一些区域给对方。至此白鸟泽元气大伤第二天开盘产业股票大跌,但没过多久就有大批资金注入又开始渐渐爬升,同时佐久早传来情报确定了天童就是背叛者。

等山形找到天童的时候,他看着天童站在濑见的墓前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看见他来很开心的说着“啊咧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不愧是若利君~隼人你一个人来的?不怕有埋伏吗~”山形让他回去再解释,天童也配合的和他走,当走到墓园门口时天童突然倒下吐血身亡,山形检查的时候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用袖子里的迷你针筒注射了毒药。

回去之后听了报告牛岛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以因公殉职为由为天童安排葬礼,并把墓碑选在了濑见的旁边。

所以再也没人知道,一开始其实是濑见打算脱离,还在计划时被天童发现,脱离的下场只有死天童很清楚因为他就是处理人。与其到时候让濑见背负骂名一人去死不如自己来代替,不过濑见分裂白鸟泽的目标他不可能做到只能适当做些看起来动作大却知道牛岛能解决的事件,也许这样见到濑见也不会太被埋怨吧。

脑洞fin
——————

为什么我一脑洞天濑见就是虐啊!!

写一下职位设定吧
牛:白鸟泽势力名誉boss,
濑见:情报搜集+分析
白布:情报分析
天童:处理人
大平:白鸟泽公关,牛岛助手
山形:外派情报员,拥有在外自主决定权
川西:医疗部负责人
五色:(未出场)未来boss接班人,现在国外读书

其实这个团体是一个类似特工组织一样听命于更大的组织的,有自己的独立性但对于上面的指示必须服从。

川西的同学有在做地下医生的,由此为入口川西也渐渐有了自己一套情报网,天童也知道这个新人时期自己带过的后辈看似怕麻烦实际掌握了不少情报才不得已陷害了他。

关于天濑见的关系只有牛岛山形大平知道(也就是三年组啦)所以当白布怀疑天童的时候牛岛虽确实在查也不愿相信。还有那个电话是打给佐久早的,让他帮盯着点,总部遭袭击的时候牛岛安排好内部就给佐久早打电话寻求资金支持所以最终经济方面损失不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脑洞这个多半是突然脑抽了【。

想看牛岛和赤苇交换身体,两个冷静的人肯定很快就能认清情况,但周围的人就不一定都这么淡定了。比如咋呼的木兔和五色,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木叶和天童,还有木兔的恶友黑尾和牛岛的迷弟佐久早……感觉会很混乱233333

姑且打个tag,欢迎太太们来讨论一下啊qwq

 牛白 abo 手推车 

EX猛击

其实看的abo文并不多,所以加入了不少自己的理解。亲友和我说可以看看别人写的借鉴一下啊,然后翻了lof上abo tag的前几页愣是没能找到我吃的cp【冷cp控的悲哀……
明明是肉还这么不好吃真抱歉啦_(:3」∠)_

忘记说,前篇就是之前五色濑见那篇……

牛白牛
*OOC注意
*私设有

他其实还是注意到自己了。不,应该说他注意到了每一个人。也许自己在他心中也只是个能够配合还有很多不足的二传手,也许多年之后连名字都不被记住。这样就好,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那些会让人困扰的心思也会变淡吧。

周围的吵闹并没有干扰到白布的胡思乱想,他一边看着队友们相互打闹着一边安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

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和三年级的前辈在一起聚餐了。从此以后前辈各奔东西,自己也马上三年级了,是否就此隐退也还没决定好。就算进入大学还继续打排球也不一定能遇到身为职业运动员的他,既然这样还有坚持下去的意义么?

吵闹中的送别会终于结束,因为回家方向相同自己有机会和他再走一段路,最后一段一起走过的路……内心成了一团乱麻,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哪怕说了又能得到什么。感觉到旁边比自己走的稍快的人停了下来,白布才发现到了不得不分开的地方。正好驻足在他身旁的白布稍微抬起头看着他才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然后收到了意外的话语

“一直以来谢谢你,我在东京等你。”

白布愣住了,对方的眼里满是认真又带着些许的笑意,好久才反应过来大声的回答了是。对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再见,贤二郎。”

白布贤二郎有很多想对牛岛若利说的话,但如果再见面时的第一句一定是

“我喜欢你,牛岛前辈”

fin
————————

我好喜欢牛总啊啊啊啊啊【闭嘴
这里私设了排球训练部在东京,牛岛的意思是希望白布以后去东京,哪怕白布不再打排球了两个人也能经常见面。最后一句的称呼也改成名字了ww

白布一直以为自己是单箭头,都怪牛总太呆了几乎不表露【。

感谢幕后助攻三年组√
濑见:“若利你好歹也注意一下你周围的人啊!”
牛总:“…嗯??”
大平:“你这样说他根本不能理解吧…”
天童:“啊啦啊啦~可爱的学弟的心要啪嚓啪嚓了~”
牛总:“……你们到底在说谁啊”
山形:“是说你就没觉得过咱家二传总是在看你吗?”
牛总:“难道不是因为要更好的配合我的缘故?”
其他人:[这人没救了]

但可喜可贺的是呆头牛最后还是理解了过来还觉得原来自己也有点这个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