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筵

这里阿岚,是个人外控变态,树洞性质lof

呜呜呜风车里面父子局也太美好了,尤格你和雷也很像父子厨!!所以卢卡斯和尤格还不结婚吗,俩孩子都这么大了【在说什么


岛里面两个大叔的cp叫什么……我想吃这对啊!!!又一个冷cp吗!!!怎么没有粮!!


尼西生日快乐!!来自迷你食量妈的摆阵,摆完才想起还有两个手提【x
永远爱你哦❤

Whiter than snow

*现pa 花店老板尤里x试睡师米哈伊尔
*OOC,写在第8话前,题目取自同名曲
*米右群活动文

  十一月中旬的稚内市气温已经接近0度,哪怕是温度最高的午后寒风都会顺着脖颈钻进衣服间冻得人打颤,尤里很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冷空气,只好仔细地穿好衬衫又套上了鹅黄色的V领毛衣围上深蓝色围巾,最后才裹上鹿皮绒长外套。尤里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整理完毕,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拉开家门走了出去。

  从铁质的室外楼梯下楼之后绕到房前的花店,熟练的包好一束白色风信子。尤里抱着花,确定一楼的花店大门确实锁好之后,开始向宗谷岬出发。道路和目的地的景象早已烂熟于心,哪怕刚动身就能感受到仿佛来自家乡的风。这是属于尤里自己的秘密仪式,每当米哈伊尔告知回来时间的时候,尤里都会提前两天独自一人来到宗谷岬,在这个离家乡最近的地方默默祈祷着哥哥平安归来。

  走过居民区,工厂,草原,终于来到“最北之地“纪念碑。尤里难得有些累,呼吸急促了些,脑中滑过”又要开始进入被厚重的衣服拖累的时期了。“的念头,便和往常一样,绕到纪念碑后方最靠近大海的一侧坐在了台阶上并把花放在了身旁。远处灰蒙蒙的天空下海水随着波浪不断打过来,风夹杂着水沫打在尤里脸上。人们常说在日本最北的地方的风和海浪,带着隔海大陆的气息。其实尤里并不清楚库页岛的情况也不了解当地的生活习惯是否和广袤又人烟稀少深居内陆的家乡一样,只是海风仿佛顺着毛孔进入全身,安抚下紧张的神经。“今年的风比往年要急啊。”尤里想,随后又想到早上电视里新闻曾提到过今年的暴风雪即将到来,远比自己定居到这个城市之后这几年要早。“哥哥……”尤里心里又揪了起来。

  尤里的双亲去世于飞机失事,回程的飞机遭遇突变的气流和受惊的鸟群,空中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坠毁于山间。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米哈伊尔拒绝了其他亲戚想收养他们的好意,独自带着还在读高中的尤里来到了母亲出生国家最北的城市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米哈伊尔为了赚钱选择了四处奔波却高薪的试睡师。这让刚刚因为空难而失去父母的尤里很难接受,尤里一直在害怕,害怕某天夜里沉睡时连哥哥也在不知何地离他而去了。米哈伊尔自然知道弟弟在担心什么,所以开始的时候米哈伊尔只接一些国内新开的民宿、酒店的测评。等到尤里看起来适应了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并顺利升上大学之后,米哈伊尔接受了公司的驻外业务,这也就意味着他要至少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尤里虽然心里并不希望这样,却也明白哥哥的用心说不出什么任性的话。直到尤里大学毕业那年,米哈伊尔才有时间和弟弟好好讨论下以后出路问题,当尤里毫不犹豫说想开间花店的时候,米哈伊尔是意外的,转念一想又了然了。

  距离曾经的家一座小山的地方有一大片向日葵,兄弟俩时常跑过去摘好几个大花盘回来偷偷炒瓜子吃,尤里很喜欢这些花期只有两周多的花,每年向日葵开花的时候尤里就会一连几天跑过去,回家时弄得满头花粉,头发间还挂着瓜子。在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有次米哈伊尔和尤里走在街上正对他说着一些以后的打算,身旁的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呆站在一步远的地方,眼泪顺着被过长的刘海挡住的脸颊流下来,砸在地上形成深浅不一的圆点。米哈伊尔顺着尤里的目光看去,对面是一家花店,门口的红色塑料桶里正放着大束盛开的向日葵,米哈伊尔苦笑了一下,轻轻牵住尤里的手捏了捏反被尤里用力的抓紧了。“哥哥……“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我们的新生活一定会很顺利。“”是啊,因为有可靠的尤里在嘛。“米哈伊尔拉着已经开始忍不住呜咽出声的尤里离开了那里。

  夕阳金红色的光刺入眼睛时尤里终于回过神来,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又去离这里最近的店里买了杯热牛奶,边喝边开始了回程的道路。回程的道路总比去时要快,没用多长时间尤里就站在了自家门前,习惯性的开门换鞋、脱去外套,一转身却愣住了。陪伴米哈伊尔四处旅行的行李箱正静静地躺在客厅的地上,带毛领的外套随意搭在沙发背上。尤里有些不受控制的快步走到卧室门前,握着门把的手微微颤抖着,接着深吸口气冷静下来,轻轻推开门,果不其然看见哥哥背对着门躺在床上。米哈伊尔好像很累的样子,没来及换的鞋子放在床边还倒了一只,身上还穿着衬衫,被子被胡乱的拽在身上,面对着墙正呼吸平稳地睡着。尤里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先帮哥哥盖好被子,又轻轻坐在床边看着哥哥的睡颜,米哈伊尔眼下发青的黑眼圈又令尤里心疼许久。想了想,尤里有些小心的贴近米哈伊尔,在耳后留下一个羽毛般的吻,又独自羞愧到红了耳尖准备起身离开。就在尤里开门时,背后传来米哈伊尔睡意朦胧的声音:“尤里?你回来了啊……”
  尤里重新把门关上,坐回床边:“这话该我说才对,哥哥不是两天后的飞机吗?”

“……是啊,看预报今年暴风雪提前了,怕航班延误就改了飞行日期。”

“那倒是提前和我说一声啊……”

“想着反正也是提前回来,就当是惊喜了。尤里,开心吗?”

“只要哥哥能平安回来我就开心。”

  米哈伊尔仿佛知道会听到这个答案一样,伸长手揉了揉尤里耳边的头发,又顺着肩滑下,拉着尤里的胳膊让他躺在自己身边并忽略了尤里越来越红的脸。

“反正今天也已经闭店了,陪我睡会儿吧。”

  听此,尤里侧过身对着米哈伊尔并揽过他抱在怀里,米哈伊尔难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脸靠在尤里的肩旁。连尤里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哥哥抱着自己变成了自己把哥哥这样抱在怀里,真实的热度和触感令尤里心里平静下来。

“果然,有尤里在的床才是世界上第一舒适的床啊。”

尤里听此轻笑了一下抚着米哈伊尔的背一起进入了梦乡。

  窗外狂风已经卷着雪花降临,不久将把这片土地变为银白色,可这已经和尤里没什么关系了。

—FIN—

                                                                                         离筵
                                                                                2018.8.28

虽然知道最后结局,但我也好想吃肖达x月龙啊😭我其实还是挺喜欢肖达的_(:з」【发出想吃粮的声音

蓝幕

*天狼 sirius the jaeger同人
*cp:叶夫格拉夫x米哈伊尔
*其实有点精神上的尤米_(:з」
*ooc

西伯利亚的风是干燥的,凛冽的,夹杂着雪沫,钻进身体,从心里向外扩散着冷意。

离开家后的十年,每当米哈伊尔回想起分别的弟弟都似乎感受到了这样的风。

与此同时米哈伊尔心中一直有一抹蓝色,他说不清更像弟弟的瞳色,还是漫天星幕中耀眼的天狼星的颜色。

叶夫格拉夫看着身下的米哈伊尔,即使在激烈的情事中年轻的吸血鬼也很少发出声音,只有被顶弄急了的时候才会发出野兽幼崽般的呜咽声,让身上人十分受用地加大了抽动的幅度。
生理泪水顺着眼角划下,引以为傲的感官优势被搅成一团乱麻却又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冲撞,又由体内那一点向上蔓延,试图磨灭掉最后的理智。

吸血鬼的情事就是太过漫长了,米哈伊尔想。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思维渐渐麻木,因过分隐忍而造成了轻微的窒息感。他开始害怕自己呻吟出了声,令鬼王像赢下战利品一样看着他。他讨厌这样的目光。

晨曦的微光透过破损的玻璃洒在室内,照到了米哈伊尔一小部分脸颊。阳光下的一只眼变回了原本的冰蓝色,他微微眯起了眼,身上的人似乎停下了动作,下一秒就被拉着坐起,对面的人抱着他重新进入。他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冰冷的身体让他反而觉得亲切,舒适得令他开始轻哼出声。微风打在米哈伊尔汗湿的身上竟让他一瞬间想起家乡的风,干净而又清冽。

身体上的疲劳和精神上的折磨让米哈伊尔快要昏睡过去,他混乱地想着如果可以做梦的话,梦见那遥不可及的家乡也好。心中的蓝色开始无限的放大,最终覆盖了他的意识。

————————
顺便群宣一下ww米哥右向杂食群,群里大佬多多不定期掉粮ww欢迎大家加入ww

群号:862791693
群名:这周米哈伊尔戏份多吗

突然发现我不会在文章最后插入图片😂还是手机版不能这么操作?

free第六话感想

我居然会连着两话写观后感足以说明我有多震惊【。

这话主要关键词:人鱼姬

这话题目一下点了三个人,哈鲁,郁弥,日和都是沉在海底的人鱼公主而且对他们来说心中都还有着各自的那条人鱼公主。

郁弥在泳池溺水就像王子向海底坠落,因为曾经被哈鲁救过一次就毫不疑惑的等着那个人鱼一样的哈鲁会出现再把他从深渊中拉上来,王子还在等着那条人鱼而人鱼却不在了。可他最后也没能等到哈鲁,这次是日和救了他,而就像他忘记曾经和日和的相遇一样,他也忘了真正救他的人是谁。

其实也不能怪他一直想着哈鲁,毕竟曾经救命的交情还做了未完成的约定想忘记也难23333

从日和的自述能看出,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人鱼姬,是那个果断救人却又只能旁观的人鱼姬。因为他知道在他俩再回在美国之前的那段过往里自己在郁弥心中是没有位子的,但他希望郁弥一直是最开始对他笑着同时也把他从长期的冷漠里拉出来的郁弥。所以他一直在付出,像人鱼姬一样忍痛陪伴的同时也在害怕着当郁弥和遥的误会解开,自己也会像泡沫一样不在郁弥心中留下一点痕迹。

郁弥对日和来说也可以算是人鱼姬了2333就像刚才所说,先是把郁弥从周围人的不关心所造成的阴影中拉倒了阳光下,又再在美国相遇时和当年一样笑得充满阳光,也正因为这样,日和才会心甘情愿一直陪在郁弥身边,甚至帮郁弥挡住一切他认为会伤害郁弥的事与人…但最后却造成了对三人更大的伤害。其实日和是太普通又温柔的人了,比起对哈鲁无私的真琴,一心想着free的哈鲁,日和更像一个普通人。会维护自己在意的人,会有自己的小私心,看见在意的人伤心时自己还比谁都难过。就是这样的日和,普通到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反而成了大家难以理解的人。

问题不会自己解决,只是时间久了就变成了心中永远的刺这个道理希望他们三个都能懂,尤其日和和郁弥吵了一架,个人认为日和最后的表情除了失落还有害怕,怕自己最后就连这个真心相待的人都留不住。希望吵架过后这段时间他们冷静的考虑下,也别再阻止哈鲁和郁弥见面了233333本以为这集就能解决的问题看来还得下集了……这番这节奏真的ok吗23333

太晚了看完番脑子懵懵的就写了这个东西甚至没来及重新读一遍orz啊,不行,老年人要去睡了23333也希望大家能来讨论吧,这剧情我有时也是又震惊又无语了23333

————
刚又看了一遍第六话弹幕里说“日和最终还是被推回了一个人的沙坑”我这才切实感受到了虐【。

突然觉得日和现在的心境非常适合ピエロ这首歌。一直强装坚强的自己,发现了解不开心结的郁弥,却也被郁弥拯救了。哇非常希望快点说清楚啊23333

关于free!第5话一些想法

有吃对A或者宗真的请联系我【不是

这集两大总攻的相遇和真琴与尚前辈的相遇都是大伏笔啊,同时关联郁弥的两个人遇见和相对来说哈鲁较近的两人,也代表距离哈鲁了解郁弥这几年事情经过更近了一些。再根据哈鲁一贯的关键时刻抛直球性格,问题解决也是指日可待,这也差不多该到了这季结尾,最后大家一起进军全国,为下一季做好铺垫。

整体上还是这种感觉,看很多人说主线不清晰,其实个人感觉这一季主要是在讲历史遗留问题。之前几季包括剧场版解决了不少问题,但也产生了问题,于是放在了群像式的第三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和故事但最终汇总在哈鲁和郁弥两个很像但又不同的人身上。

还有就是角色出场率问题…谁都想看自己墙头多出场是肯定的,但比起出场次数我个人比较看重的是出场质量,在适合的时候出场对剧情起到推动作用比单纯出场更好吧。

以上纯属为个人观点可以接受讨论不接受杠精谢谢

这一天还是来临了……只希望多年之后还会有人记得,有72个角色,72个战士,他们都是这么出色,背负各自命运,殊途同归。

其实UL关服最让我难过的是可能知道这群可爱的角色的人会越来越少了,到最后没人记得了,都没有可以一起说他们有多好的人了。

就像手游入坑的玩家可能就不知道尼西和老林,知道了也不一定再有相同的经历了。

他们这么好希望所有人都能记住,可也只能是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