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筵

这里阿岚,树洞性质lof,主要存放unlight/D机关/小排球,其他相关少量存放

SEVENTH HEAVEN

*天濑见,佐牛,五色白布出场但无cp,注意避雷
*只是完整版脑洞
*前篇地址
*题目来自kalafina同名曲

——前略接下——

  濑见打算把孩子抱回家先救醒看情况稳定了再送去教会或者福利院这种救助机构。天童以怕孩子被濑见吃了为由一直跟着濑见回了家,而且正好天童就隶属于教会,濑见就想拜托他把孩子带过去。但天童表示不想帮忙说如果自己带过去肯定以后会有很多麻烦事找自己,自己并不想为了陌生人承担这些麻烦。濑见又开始职责天童没有同情心。
  天童:但如果你把他送过去我可以当引介人啊~这样我只是个引介人不用负责,你又可以达到目的多好啊~
  濑见:可我是恶魔啊!!去教会不是自投罗网吗!!!你帮下忙又回怎样!
  天童:啊~说的也是~毕竟那些老顽固对恶魔还是挺严苛的,那这样吧,我帮你找一下我们区第一猎手好了,他看起来很死板实际上挺开明的呢!
  最后这孩子就由天童和濑见一起交给了牛岛,再由牛岛带进教会安顿,也借此天童向牛岛介绍了濑见。牛岛很惊讶于天童居然会帮一个恶魔,因为在他看来天童对所以人都带着一定的疏离,更何况是随时就可能成为敌人的恶魔,这实属罕见。天童每次都看似心血来潮但都心中有数,牛岛也就没过多干涉。
  然后就是循环往复的每一天,不过濑见发现天童可能把任意时刻突然骚扰自己当成了乐趣,比如半夜2点带着一身不知名生物的血说我来看看恶魔需不需要睡眠把濑见吓得不行之类的。有天天童早上晃荡去教会开会才发现所有人都异常严肃,而且牛岛也不在,他一进去就被询问他知不知道牛岛同居人的事,濑见表示知道和牛别人住在一起但那人很神秘自己也不知道什么信息。教会负责人让他先回去,如果有事再找他。他有些好奇就去牛岛家但发现牛岛不在家,平时能感受到微弱的他人的气息也不见了,天童立刻觉得有些不对就去找濑见商量,等他赶到濑见家才发现濑见也一起消失了。天童马上去找到了之前一只被他教训过但放走了的恶魔去打听,把那恶魔吓得半死还以为瘟神又来讨债了。
  打听之后才知道牛的同居人是佐久早,一个和濑见一样的纯血大恶魔。本来他们恶魔都知道但都闭口不谈这事的,毕竟人家大恶魔万一一个不爽瞪死你也是有可能的。而且牛岛也从不在外人面前透露出同居人信息,从而天童推断出肯定是有人为了陷害牛岛家才通过不知道什么手段知道这个消息后传出去的。消息一出牛岛就被教会控制关了起来,虽说他本人和恶魔能和平共处,但教会明面上和恶魔是绝对对立的立场,而且教会高层管理者们还都是思想迂腐的人。自己教会第一魔猎和恶魔同居这种事传出去对自己教会影响巨大,所以牛的处罚是免不了了,于此同时受这个谣言的影响,牛岛家贸易值大跌原来同盟的家族也纷纷提出更多的要求或者直接停止了合作,不管对牛本人还是家族都影响很大。牛岛家赶紧发出声明此事正由教会和牛島家共同调查,大家先冷静,与此同时教会决定彻底肃清这个区域的恶魔来表达和恶魔划清界限的立场。佐久早和濑见因为是高级恶魔先听到魔界传来的撤退消息才第一时间离开的,其他恶魔也差不多都要陆续撤离了。
  天童听完以一种明显不相信的眼神看着那个恶魔,吓得那个恶魔赶紧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天童:那你怎么还不走啊~
  恶魔边跑边想:我特么还没来及跑就被你抓着了啊!
  那个无辜的恶魔走后天童想了想又回去了濑见的住处,其实他不相信那个叫佐久早的恶魔会丢下若利一个人受罚就这么跑了的,但牛那边肯定有人在监视,回去也不太方便,就只有去濑见住处先想想怎么办,再顺道找找濑见会不会慌忙之中留下什么魔术道具之类的,万一能遇到回来拿东西的濑见就更好了。
  从那之后的半个月都是疯狂的任务地狱,每天半夜才能结束工作还要回教会去复命,拜他们行动所赐这边区域的恶魔确实已经逐渐减少甚至很难感觉到恶魔的气息了。这期间天童每天都回濑见那里,但濑见一直都没再回来过,牛岛那边也一直没有审判的消息,牛岛家倒是又单方面澄清一次这是谣言,真正的结果要等真相水落石出才知道。但这种场面话天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假的,听过也就忘了。
  天童自己也暗暗打探过关押若利的地方,但看到守卫森严而且铁门之上也被附加了多层的魔术结界,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闯进去的。天童突然就腹诽起佐久早,难道真的就不管若利死活了吗,啧啧啧真绝啊情不愧是恶魔。又一想就算不相信这个素未谋面的恶魔也应该相信若利的选择,况且眼下也没其他办法,不如再勉为其难相信一次,但现在自己并不知道他在哪儿要不要直接去魔界找他?五色从那天起也消失了自己连个帮手都没有啊!就在天童被任务和去找佐久早救若利这两件事包围的时候,某次回教会复命临离开的时候被白布叫住借步说话。天童被白布带到了教会内部一个人迹较少的杂物间里。白布说牛岛现在每天都被精神拷问和催眠。虽然他是牛岛家的人他们并不敢做出什么明面上的伤害,但有时不留伤痕的摧残更加可怕,就算是牛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白布说现在教会逼迫他承认自己同居但是被恶魔下了迷咒,并非自己本意,并去杀了佐久早以示清白。因为谣言到了这地步与其否认不如把脏水泼出去,可牛岛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这令教会和牛岛家两边都很恼火。白布说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自己每天进去给他进行检查的时候偷偷施点儿治疗咒但在严密的监控下加上牛本身已经精神很差了这点治疗咒根本没什么用,所以他想找天童帮忙尽快救出牛。天童表示自己也在考虑这件事。白布说,那好明天中午你和五色在你最近回的地方的楼下餐厅见面。天童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最近住在哪儿?!白布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早在这事出来的时候所有和牛有密切交往的人都被监视了啊!天童顿时觉得自己对教会少的可怜的信任已经彻底清零了,同时也希望濑见还是暂时不要回来了。这种时候回来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天童随口问起白布,最近都没看到五色啊,牛被抓了他应该也挺着急吧。白布一脸复杂…当时扣押牛的时候五色是在他身边的,并且和教会守卫发生了冲突,所以被关押一段时间之后就被派去边远地区出一个对他来说还很难的任务。今天下午刚接到使魔传来的消息说明天上午能到,能回来就不错了不过教会恐怕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所以时间并不多要赶紧安排。
  等天童回去之后,遇见的却是最不想现在看到的濑见。濑见很着急的拽着他想要他帮忙,原来佐久早是被直接召回魔界了。因为牛岛在魔界的评价很不好,和不少声望魔族都有恩怨,说是恩怨也只是牛在任务时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和声誉。所以本来恶魔和人类交往这种事如果没惹出什么事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但这次对象是牛岛,就引来了很多不满,而唯一的发泄口就是佐久早。所以佐久早被几大魔族联合逼迫要求他一周后穿过魔界的试炼之门。魔界崇尚实力,能有实力过这个挑战的话,其他人就算不服也不能说出什么。但这个门十分困难几乎进去很少能有出来的,这也正是那些恶魔非要让他进去的原因,就算万幸不死能出来恐怕也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了。濑见虽然没和佐久早有过过多的交情,但十分看不惯他们落井下石和趁机报复这种做法,而且佐久早是牛的恋人,牛是天童的朋友,绕了一圈濑见终于决定要帮佐久早了,所以就来找天童想一起策划一下。天童一听,你这边还有一礼拜呢,我们这明天就得定计划了,干脆你先帮我们吧!濑见考虑了一下也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五色看着对桌的恶魔一阵紧张,现在这时候恶魔的出现和直接扔个原子弹在猎魔界没什么区别。天童耸肩,这恶魔不仅审美有问题恐怕智商也有问题的~濑见又要炸我没想到这边情况这样才来找你啊!而且你要帮我的话我们本来前一晚就可以走啊!
  天童:有什么办法呢~毕竟那边的佐久早君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又很厉害估计进去也就是褪两层皮的程度,相比起来这边牛再不救等佐久早君出来就只能看死牛了啊~后果不堪设想嘛!
  这时天童看见了对面房顶上的雪鹀,认出了是白布派过来的使魔。他一走出去鸟就落在了他肩上,于是就这样由天童顶着鸟开始了两人一魔一鸟的作战会议。初步计划是白布明天按例为牛检查身体时让他进入睡眠,然后对教会讲牛岛身体情况恶化需要紧急的治疗,自己能力不足需要另一个人帮忙。然后以教会另一名医师不在区域内为由,和教会说濑见是他认识的可以信得过的医师,把牛紧急转运到濑见这里。濑见需要通过伪装改变容貌并进一步压缩隐藏魔力为以防万一还要带上压制魔力的咒符,再此之前五色和天童躲在手术室里由魔力构起的一个扩展空间里,等牛进来之后天童也进行伪装和牛交换,五色带着牛从空间里的转移阵里出去。等检查急救完毕,白布要带着天童假装的牛和那些负责押解的高级魔猎回去。在他们出去之后,濑见以落下一罐特制药水为名喊白布回去,白布回去后濑见伪装成白布的样子,白布进入扩展空间并在转移之前销毁空间。这样一来去教会的就是天濑见这两个目前战斗力最高的。在快到教会的途中会经过一段树林,他俩可以在这段森林里脱身,树林西边也设下了转移阵,方便他俩脱身后转移,转移的目的地最后确定为离区域边境很近的天童的故乡,等人都到齐之后想办法一起离开这个区域再计划救佐久早。
  第二天他们就按这个计划执行了,前面都很顺利包括转移交换之类的。他们到树林之后按照原计划由濑见先吸引注意力之后天童趁机攻击的,但守卫的几个人从濑见和回去的白布交换回来时就已经在提防了,所以当濑见说等下的时候,有两个人瞬间攻击了他,另两个人想控制住天童但被天童打伤一个没能控制住。天童摆脱那一个妄图控制他的人之后透过攻击濑见的两个人看见左半身都是血的濑见,他赶紧用袖箭射伤一个人的手臂之后就去和另一个人纠缠了。濑见被他们攻击失去了小部分的左半边身体,十分虚弱觉得不能拖下去了所以没办法只好开了个大瞬间冻住了半个森林除了他自己和天童后就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天童只会几个最基础的治愈魔术根本没有什么用,最多只能稍稍不让血这么大面积喷出,他带着濑见去之前在森林里设计好的转移阵结果发现阵法被濑见一起冻了起来他没办法穿过濑见含有魔力防御的冰运行这个阵,只能留在这里。想了下他脱掉了带血的鞋子带着濑见去了一个废置的工厂里,并设下各种防御感知结界并放出使魔监视着周围的动态。
  可对于濑见他是没办法的,他甚至能透过侧面的伤口看见缓慢跳动的心脏,天童突然痛恨起自己上学时怎么就没多学点救疗方面的知识,但他同时也知道如果单纯的人类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有救疗多半也很难活下去,尤其是他们教会统一发放佩戴的物品上都有特定的对恶魔符文比如加重伤害延缓恢复这种。恶魔本来是可以在受伤后自行较快恢复的更何况濑见这种大恶魔,现在伤口一直不见恢复只能说明在伤到濑见的武器上有阻止他自行修复的符文。虽然如果这时候把濑见交出去说是被他要挟这么做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白布五色和牛都已经离开这里了,但他还是不能把濑见交出去。天童一边心想不就是一个烂好人的恶魔嘛至于自己为他这样吗,一边戳着濑见脸怕他彻底进入休眠模式——他也听说过那些特别厉害的恶魔在受伤一定地步的时候会把自己封入一个类似结界的东西里养伤过个几百年再出来。天童边戳边走神,突然被手指上的刺痛和湿漉感吓了一跳。一低头看见濑见意识不是很清醒的叼着自己的手指吸吮着咬破的破口留下的血液。天童噗嗤就笑了出来,摸着濑见的虎牙感叹不愧是恶魔啊,无意识的时候最先需求的就是血液。又想起他问过濑见关于吸血的问题,濑见的回答是如果不是特别重伤就不需要血液,如果重伤也可以去买血袋。现在毫无疑问是特别重伤了,也毫无疑问不能出去买血袋,估计教会正在搜查。天童想了想总不能去抓只鸟给他吸血,万一变异了怎么办,只能自己勉为其难贡献点儿宝贵的血液了。
  天童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看见还迷糊的濑见明显不高兴的皱了下眉,心想这不是挺可爱的吗,平时怎么就这么不好玩呢。显然天童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没事就喜欢骚扰濑见看他反应。天童很小心的扶着濑见没受伤的一边坐起后,自己也侧着面对濑见坐下,轻轻地抱着濑见让他的头正好靠着自己的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了句吃晚饭了哦~还没等把濑见的嘴压上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刺痛血被逐渐吸出。天童混沌的想着他吸了我的血是不是得对我负责,我会不会也变成恶魔……不我才不要像他品味这么糟呢…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濑见疑惑的声音,随后感觉到自己的血终于停止向外被吸出了。濑见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天童,天童看见他虽然还惨白虚弱的脸突然笑了出来前倾倒在了濑见身上轻声说:濑见见好可怕!一昏迷就找我要血喝~我这么好的人只能给你啦~濑见见要对我负责!濑见还沉浸在混乱中觉得自己应该不能做出这种没有天理的事,但自己醒来时确实在吸血啊??他彻底忽视了在发现他醒来时天童轻轻移开了一直搭在他肩上的手这件事。濑见摇了摇天童,和他说自己马上就得进入一个小的休眠期来恢复一下,让天童先去和白布他们汇合,如果两天后自己还没去找他们的话就拿着自己给这朵冰晶花想办法去魔界送给佐久早,让他带着进去。说话这段时间天童就发现从被损坏的地方开始慢慢的都在结冰。在把冰花给天童之后濑见就躺平,任冰渐渐覆盖了全身,并在彻底冻上后一道白光闪过就消失了。天童突然感到一阵脱力,坐在原地歇了会却又不敢太久停留就只好又开始做传送法阵。等他终于传送过去和五色他们接头来到自己很早的住处时,牛的身体已经在调养恢复了。这时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把濑见的事情和五色白布说了询问谁有什么好方法去魔界能快速找到佐久早吗?白布一阵无语……有把事情交给别人还不说清楚的吗!!天童说没办法啊濑见见受伤严重时间紧急,就只有自己去找了。五色表示也要跟着一起去毕竟魔界很危险。天童说:算啦本来就是我把濑见见拉过来的现在我去就当是还他人情互不相欠好啦,等若利醒来肯定会问起你的情况的,为了不让他担心就在这儿待着吧~
  估计最迟明天一早他们就要被全区域通缉了,但现在离开这里其他版图的情况他们也不了解,还带着只伤牛实在不好行动。最后决定白布去给边界守卫催眠让守卫误以为他们已经逃出边境,五色和天童在这里休息并负责守卫。就这样躲到第三天濑见果然没回来,就在天童准备和醒了的牛找个理由告别去魔界的时候,佐久早自己回来了。佐久早说他被一个很有势力的魔族帮助解围了,但给的要求就是从此以后要为那个家族办事,自己也是刚被放出来就过来这边告诉他们了。然后问若利接下来的打算,如果想去别的区域也可以,甚至想去魔界都可以。牛岛想了想,你和我回家吧。所有人都呆住了,深深怀疑教会那群人别是把他脑子给弄坏了吧?!牛解释说,教会不会对他们家里怎样的,但无论从哪个层面角度都希望佐久早能回家和自己见家长…毕竟自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佐久早拗不过他,说可以和你回去,但前提是他们不会伤害你,一旦有要伤害你的举动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手下留情的。牛同意了,那毕竟是自己的家啊。于是决定佐牛先回去,天白五色离开这个区域去别的地方先找地方安顿下来,随时保持联络。
  就在他们在另一个区域安顿下来不久就听说传出消息说牛岛家未来的当家牛島若利公开承认之前谣言属实自己确实是在和恶魔交往,并宣布作为处罚自己将脱离牛岛家并断绝关系,同时脱离原有教会并不再踏入这片区域半步。虽然不知道牛岛是怎么和他们交涉但也能想到过程不是多愉快,不然他们不管是牛岛家还是教会都不会这么痛快就放走这么一个好用的工具,但好歹牛岛可以真正作为自己来进行选择了。等佐牛回来之后,佐久早就留在这边继续和牛岛住在一起,恶魔那边有什么事的时候他再回去。这期间濑见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就连佐久早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天童开始还会想想恶魔是不是和人类的两三天不一样啊为什么去了这么久,后来渐渐地开始忘记濑见,自己这样和之前不都一样吗?更何况自己的朋友都在身边也都十分开心,少了谁吗?并没有啊。
  天童和原来一样过着日子的时候,一回家就看见濑见站在自家厨房对着自己都是速冻食品的冰箱皱眉。天童顿时觉得是不是自己时隔两月终于开始水土不服了出现幻觉了,又看见濑见在看见自己后很好看的笑了时他才反应过来大喊:濑见见太土啦!!!为什么要穿蓝色衬衫配上大红色的围裙啊!!!
  濑见:?!!这么久不见你就想说这个?!!还有那个称呼是怎么回事!!!
  天童表示我才不想你呢!!离开这么久消息都没一个我才不担心!!濑见无奈了你是小孩子吗这么幼稚。身体恢复过后又处理些事情耽误了啊,因为佐久早那件事在魔界牵扯挺大,自己总想着处理完就能回来了应该没多久就没通知天童。现在自己也算是无事一身轻了,之后打算到处走走继续自己之前的观察研究,问天童要一起吗?天童突然开心了跳着过去从后面抱住濑见说:好啊反正你吸了我的血就得对我负责!!濑见见我送你个礼物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濑见原来给他的冰花戴在了濑见的耳边。濑见哭笑不得:这不是我原来给送给佐久早的吗?天童说是啊但他没收让我留着了就是我的了!!现在送给你了~你要好好收下!濑见说好好好你能先放开我吗而且吸了你的血不代表你要成为我的眷属,成为眷属是要仪式的。天童哼着歌说不放,别研究冰箱了去牛岛家蹭饭吧!
  天童坐在牛岛家的饭桌边看着被佐久早和白布夹在中间的牛岛,边和五色说话边帮忙收拾的濑见,想起自己之前问过佐久早关于若利的事情。佐久早当时给的回答是他尊重若利的选择,既然若利想作为人类度过这短暂的一生自己也会尊重他的选择一直陪着他。天童突然很想听听濑见怎么想,转念一想时间还很长,隐约觉得之前在教会时听他们说的天堂什么的可能就在这里。

END

————
以为这个脑洞要烂在脑子里时迎来了甜筒的生日,想想我还是写吧。结果也没当天写完😂

放一下使魔设定
牛:猎鹰
甜筒:竹雀(灰椋鸟)
白布:雪鹀
五色:红隼

剩下俩人用不着使魔【。有兴趣可以去搜一下这些可爱的鸟们ww

当初设定濑见重伤吸血就是有预谋的,其实一开始设定吸血那里是甜筒正坐在濑见腿上的因为觉得反正他腿也没受伤这样比较方便,后来鲸看了说70kg要压死人的,就改成了侧着身子这样√【快70kg的我要澄清不会死人【肥宅

天濑见之所以失败了的原因是因为群怪条件下让一个远程法师当T近战上去打【。一开始他们本来不想伤害到那些人性命的【白布凶狠的啧了一下,布布全团智商担当无误。

他们就算逃出来以后也不一定好过,教会不可能让掌握自己这么多情报的人不在自己的控制下,碍于佐久早和他们设定了互不侵犯条约暂时可以先安稳一下【。

差不多就是这样,写了这么多如果有人看的话真的万分感谢√

甜筒生日不仅没写出粮甚至连写个脑洞都没写完………
绝望的眼神.jpg
写完应该会整理出补上天濑见seventh heaven那篇……只是脑洞……

魔神出鸟吧!

*ff14
*刷鸟怨念产物
*奶自己刷鸟一次过出鸟一次拿

萨菲洛特在自己的BGM里抖着腿,看着躺了一地的冒险者叹了口气。

能给的已经都给了,各职业武器,乐谱,材料,甚至还给所有通关冒险者一个自己的迷你塑像,他们到底还要什么??虽说自己是信仰集合而成的蛮神但好歹也是主宰生命之神,看着冒险者一次次重伤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这时旁边的猎鹰用头蹭了蹭他,他抬起手抚摸着猎鹰的头,下一秒他的手就僵住了。

“冒险者一把推开魔神并蛮横的抢走了鸟”

什么?!!原来你们是看准了我的鸟?!!魔神受到了10w点打击怒气值上升100w点,等晃过神来冒险者又已经躺了一地。看着身后不远处的猎鹰又看看冒险者们,魔神有些纠结。

这队人里有些人他不止看见过几次……不管完成没完成的加起来可能快有上百次。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猎鹰,这种努力和坚持确实值得称赞,可自己的宝贝猎鹰也确实舍不得给。犹豫期间冒险者的队友们已经纷纷退出了团队,只留下冒险者一个人看了自己一眼也退出了。

魔神转身拍拍鸟,示意它也可以休息了——你们以为魔神的吹风都是自己吹的啊!一天被打这么多次光吹风都肾亏了,那都是猎鹰帮着扇出来的!这也是魔神舍不得它的原因之一。

刚往回走没两步,就看见刚才最后出去的冒险者又重新带着一队人冲了进来。萨菲洛特忍不住骂了一声:TNND,这人也不嫌累。一转头看见自己的猎鹰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魔神忍不住又叹口气:去吧,这场结束后别跟着我吹风了怪累的。猎鹰叫了一声又蹭了蹭萨菲洛特,这时冒险者已经倒计时开始了,魔神心情不好的美丽了几下突然觉得好累就开始放水了。

等最后看着冒险者高兴的发现一次过就出鸟时,萨菲洛特转过身边慢慢往回走边想:唉,又要养下一只了。

主吃佐牛,天濑见…但其他白鸟泽内部cp也毫无问题可以吃………

除白鸟泽外还吃双宫,黑研,兔赤……

有粮吗?没有。产粮吗,不产👋

白布生快!!我去吃两个你的吧唧好了【喂

自从辣鸡lof升级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推荐给我的粉丝在哪儿了

SEVENTH HEAVEN

*天濑见脑洞片段
*魔猎和恶魔设定

天童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难得在半夜之前开完会却没人能和自己共进晚餐。总是一起行动的好友若利要带着新来的见习魔猎五色按照流程汇报任务,等他们出来自己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就在天童想着有的没的拐进一条人迹较少的街道时,猛然察觉到恶魔的气息,而且还挺强,估计是个纯血。天童突然脱力,明明跟着直觉走的自己多半会碰见恶魔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即便如此他还是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玩着套在手上的指虎慢慢靠近传来恶魔气息的一看就是各种事件多发地点的小巷……

天童拐进小巷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一丝不苟穿着衬衫的男人抱着垃圾桶旁的已经饿晕的流浪孩子说着[不要死,这该怎么办]之类的……等等这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首先这个饿晕的孩子不会是恶魔,也只可能是这个发色诡异的男人,那他为什么不希望这孩子死??不不先不说这些,有一点他实在忍受不了

“太糟了!!你的品味太糟了!!”
“诶?!你是…魔猎?!”
“是的!我看见一个土土的恶魔在打算把人类孩子拐走当储备粮!”
“储备粮?!!我是要救他啊没看他都饿晕了吗?!什么?丢在一旁不管?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啊!”
“这话由一个恶魔说我不认同!!”

濑见英太,男,2564岁零281天,纯血亲人类派恶魔,魔生第一次被一个人类如此嫌弃品味,尤其还是个没有同情心的恶魔猎手。

————
这个拖了很久的脑洞终于开始了,最后是HE。先放下人设吧

濑见:虽然是亲人类派但最近才来到人间,目前正在自己的租屋附近进行着自己的人类观察记录,也会时不时的去旅行。可以不用吸食血液维生,除非重伤。和其他同级恶魔交流不多,喜爱自由,能力是操控冰。

天童:隶属教会的恶魔猎手,自己本来是自由职业,但因为古怪的性格很少有人雇佣经常甚至连饭都吃不起,经同期好友牛島若利介绍来到教会至少能领个低保不至于饿死。武器是指虎或熊爪,袖子里还藏有袖箭。对恶魔的直觉很准,无意识走的话有很大几率走去有恶魔的地方。

牛岛若利:教会第一甚至这个区域第一强的魔猎,左撇子,按照家族道路毫无意外的就职于教会。对恶魔也很有理性和尊重,如果没有危害到人类多半是不会管的,自己独居但最近家里好像还有别人?天赋是远程射击类,日常武器是枪,但其他可以射击或者投掷类一碰到也可以马上使用。

目前先这样,个人觉得近战天童超级帅啊!!用枪或者弓的牛也是!!濑见的能力设定是因为觉得和发色比较配,毕竟作为恶魔总不能技能是徒手隔空端上来一杯热拉花卡布奇诺【。

牛和alter白布的白牛╮(╯_╰)╭

其实今天并没有特别忙………但对着文档发呆一天【。

看了新的卷头彩页,我开始愈发怀疑对濑见的品味是甜筒眼光问题……或者说两人半斤八两……

白布:濑见前辈,你的品味就连天童前辈都不敢恭维。
天童:贤二郎!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冲击!
濑见:你们够了,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川西:濑见前辈你那是事实……

欢迎收看白鸟泽为我们带来的相声【不